• 行業新聞當前位置:首頁>新聞資訊>行業新聞

    2016年的NFC,是否已經擺脫薄利時代?

    返回2016-12-27來源:www.indymetalshows.com發布者:郭彥

    2016年即將過去,又到一年寫年終總結的時候了。對于NFC在這一年的發展,個人感受是,極大希望之后透著絕望,絕望之中緩過氣來繼續期望。

      蘋果的希望

      年初之時,Apple Pay入華真的帶來不小的影響力,Apple Pay短時間內民眾對NFC支付無限熱衷。NFC行業的人來說,有點“蘋果平定中國日,家祭無忘告乃翁”的意思。曾經多少的NFCer從先驅變成先烈,缺乏重量級玩家無法推動整個產業發展被認為是一個最主要的原因。而今全球最大的手機廠商已經入局并且入華,而且引起了如此大的轟動,NFCer誰不激動。

      但這希望很快成為絕望,由于場景的缺乏,Apple Pay的確帶來了NFC支付的一定普及,但是二維碼已經早早的完成了支付習慣的養成,即使蘋果入華,也難以逆轉局勢。此外,二維碼正在逐漸侵蝕NFC的優勢領域,比如交通。在這個時期,大家的普遍看法是,連蘋果都無法推動整個市場了,還有誰能推動?

      絕望的哀傷

      “以前NFC沒起來,大家都認為還有機會,市場在等著。但是這兩年,二維碼已經占據市場了,連我自己每天都用,這么方便,NFC還起得來嗎?起來還有什么用?”一位友人曾經這么跟我說,眼神透著哀傷,也是期望我能給一個答案。

      作為一個行業媒體人的中立角色,是可以接觸多方,接觸更多新銳的事物。每當面對期待的眼神,內心總是不安。我們試圖從國際創新應用,國內落地情況,各大國內巨頭跟隨動態等各個方面,安撫這不安,但我們卻不能回避一個事實,那就是NFC仍然處于薄利時代。

      “NFC不賺錢,這是巨頭的游戲。”

      一位老NFCer的感言,甚至有點口頭禪的味道。移動支付網是一幫年青人組成的團隊,對于充滿戾氣的言論,總是本能的試圖反駁。但感性回歸到理性,現實總是非常殘酷。

      NFC目前什么應用推的比較好?交通卡充值。

      在很多次被詢問NFC產業發展情況時,我這么回答。交通卡充值,也是NFC較有粘度的應用,許多用蘋果的朋友知道我手機可以充值深圳通之后,都選擇讓我幫忙。不過這也催化了黑產,幫朋友充值深圳通之后,賴著不給我錢…...

      另外,從產業上說,充值是一個叫好但不叫座的事,根據銀行卡微信支付寶等開環充值渠道和通卡公司的費率差,加上一些成本。單純的充值應用,不賺錢,甚至服務商都要墊一定的錢,雖然充值帶來了粘度,但是沒有其他成熟模式的補充,難以維系。

      不說服務,來說硬件產品,靠NFC賣點比較好的是什么?

      一時我還真想不起來有什么產品,過去壽命達到99年的NFC魔幻戒指,就是植入了一個無源NFC芯片,完全是噱頭,考驗消費者智商,也不是可持續性的模式。不過,小米通過全能NFC,確實也賺了一些關注度,可是后續封殺對NFC-SIM的支持,甚至爆出取消對銀行HCE的支持,最后炒NFC也沒有多大意思。另外,可穿戴也是NFC一個比較熱的一個點,不過在整個2016年,可穿戴也不太景氣。

      NFC只是技術,靠硬件沒有很好的例子。

      瑣碎的期望

      NFC真的是一個能夠賺大錢的行業嗎?蘋果開創了新的模式,兼顧各方,似乎是最賺錢的一個。

      也正是這樣,其他的手機廠商也緊隨這一模式,推出各類Pay應用。不僅僅是在銀行卡支付,交通支付成為了更大的賣點。

      除了各大手機廠商的加入,更加有意思的是,互聯網企業也開始加入了,京東白條閃付開創了新模式,后續微眾銀行也推出WE閃付,而且可以是借記卡。此類合作模式充滿著巨大想象空間,互聯網企業提供用戶,銀行提供卡,銀聯提供場景,多方共贏。如果哪天微信支付也能支持NFC支付,可能嗎?不過話說回來,這只是解決了發卡端的問題,受理端支付場景的問題,怎么解決?

      那么NFC的薄利時代真的過去了嗎?賺錢時代到了嗎?我思考過,卻回答不了。

      思緒又重新回到了一個原始的問題,除了支付,NFC還能做什么?

      在近年終,一位做RFID,會涉及13.56MHz的企業高管找到我,跟我說:“我們正在完備NFC的團隊,打算在NFC市場來一番作為,您有什么好意見。”時光好像回到了某個時刻,只是對話的換了人。

      聊了很久,最后會話在一句“祝你好運”后結束。

      也祝各位NFCer在2017年好運。

    彩票网